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涩。【银高/相当短/没肉/特无聊】

*最近特别想写东西,但是文力低下,一定是受刺激太多了。写个小段子抒发一下心中的愤懑【什么话啦!

*高中生设定的银时X高杉,互相喜欢但是并不知道对方的心意,距离交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可能根本走不到交往,接不上一个吻上不了一次床,最终只能走到无疾而终,然而一起走这段路并且在路上想着一千一万种可能性总是美好的。

*我心中的高中生银时,是一个内心戏多到烦的,逗逼。

*真的神蠢神无聊我要再强调一遍。

*银时少女心注意。必然存在的OOC注意。


不良少年好像是从屋顶种出来的,春天种下去一个高杉,秋天就能收获一整支鬼兵队了。

银时头一回看见高杉发芽是某天做早操的时候,他仰着脖子顶着强光看屋顶上一个小黑点,小黑点动弹两下抻成一根小黑条他才反应过来那是个人,嵌在阳光里,轮廓都看不清。小黑条沿着屋顶边缘的栏杆移动,从最东头均匀位移到最西头,银时的眼光跟着走了一道,早操做完二十分钟内都是瞎的。

后来经常看见那个小黑条,阳光不灿烂的时候能看出是一个小黑条上面挑了一点紫色。后来银时跟小黑条熟了,偶尔聊起这一茬,银时问他干嘛要在楼顶走来走去,小黑条说闲的。

小黑条叫高杉晋助,比银时高一级,银时高二,高杉高三。

高杉高三是个笑话,对就是最冷最冷的那种谐音笑话,高杉高一的时候班里就有人憋着了,硬生生憋了两年,终于他们高三开学那天,好几个人过来跟高杉说啊你就是高三的高杉吧,高杉没笑他们也没觉得冷场,似乎不是抖开一个包袱而是卸下一个包袱,啊终于说出来了,这样。

是有多闲。

更别提那些暗恋高杉的少女们一到高三就没完没了说的那句“啊我现在是高三(杉)的人了”。

这两个笑话银时都听人说过,不得不说虽然很无聊,但是制冷性能真心强劲,夏天听听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冬天就算了。

喜欢银时的姑娘也挺多,虽然没有关于银时的冷笑话讲,虽然人尽皆知银时不喜欢姑娘,她们还是有别的手段自娱自乐。身为完全站在衣柜外面的基佬却依旧能让姑娘前仆后继的试图捋直他,别人羡慕的涕泗横流但是银时除了一开始的虚荣劲也就剩了烦。

出柜有个特别显而易见的副作用,这个副作用在全校一共就两个gay的时候表现的特别剧烈,群众的要求简单粗暴,就觉得既然拢共俩gay你们就一定得在一起,你们看彼此一眼心里想的都是把对方操翻在地,你们说句话明天我们就得给你们办婚礼,群众虽说是好意不过在银时和另一位眼里这形同逼良为娼。

另一位恰恰好就是高杉。高杉跟银时基的路线不同,银时说自己不喜欢姑娘,姑娘们还跃跃欲试意淫自己一定能用爱捋直他;高杉说自己不喜欢姑娘,姑娘们哭三天之后就开始给他物色对象了。换言之,他不说你不觉得,他一说你就认了。

由于人所共有的叛逆心理,银时总是避着高杉的,觉得自己没理由非得按大家的意思和高杉搞在一起,就好像演戏给人看似的。高杉到没刻意避着他,高杉他一个不良少年,每天忙着在楼顶俯视大地,是不太跟银时他们这种地上种出来的芸芸众生接触的。

再后来银时更叛逆了,他一遍遍反反复复不厌其烦提醒自己,不能喜欢高杉,喜欢高杉就着了你们的道儿了,喜欢高杉显得我是肉就吃是同类就上,太没节操了。可能是心理暗示过于浓重,银时渐渐开始觉得,妈的凭什么老子要受你们指派,老子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哼。

银时于是在自己脑内小人反复互殴直到鼻青脸肿的时间里众望所归了。傻了吧唧的就喜欢上高杉了,傻成这样,简直像童话一样。

在这段单相思里银时的确是有一些美好记忆的,比如他在心里找了好几种版本的借口去屋顶,结果高杉不在,他就一直等,等的过程中又修饰了一下借口们的遣词造句,顺便想了几个新的,还顺便看了蓝天白云,感叹屋顶是个妙处,应该常来。后来高杉还真来了,身后刚传来上楼梯的动静银时就听见了,但是他特别矜持,没回头,反复咀嚼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分析比对良久确定是高杉,然后继续矜持。银时闲闲散散趴在栏杆上,余光能看见高杉跟他在同一顺的栏杆上,距离略微妙,不够短,不适合直接搭话,想搭话要走两步,不够长,专门走两步去搭话太不自然,银时假装抬头打哈欠的时候观察了高杉的姿势,背靠栏杆,制服在肩膀上长着,他经常是这么一副衣服快掉了的样子,但就是不掉,肩头想必有两把钩子。

银时几乎要掏手机匿名发帖子:终于有了跟男神独处的机会,但是男神好冷高该怎么搭话,在线等。

没等他掏高杉就先行动了,高杉后腰轻轻压一下栏杆,人轻轻从栏杆上弹开十公分就站直了,人瘦瘦的,被夕阳吞了一圈边际,更瘦了,他从裤兜里掏出烟却摸不着打火机,眼光溜达一圈点在银时身上,腿脚就动起来沿着目光走一条笔直的线,人逼近了,银时听见自己心跳了。

“有火吗?”

银时脑子从来没转的这么快过,他先是想摇头说没,却想到自己应该装作也抽烟只是没带打火机的样子,这样以后就能上来抽烟假装偶遇,为泡男神学抽烟不亏,然后就低头翻自己裤兜,左右翻遍,理所当然没有,他抬头耸肩,说没带。

心里在说机智如我想必分分钟就能拿下他。

高杉听了略感失望,手往兜里一揣意图扭头,这时一只昆虫飞来,究竟是什么昆虫银时不认识,也没注意,总之能飞,飞的很快,昆虫停在了高杉将将要转过去的下巴上,银时条件反射上手挥了一把,掌风轰走了虫子,中指指尖触到了高杉的唇。

“虫子。”

“哦。”

高杉继续完成刚刚被打断的转身,走了,走一条直线,走得挺慢,银时看他消失在楼梯间的阴影里,过转角平台时头发几不可闻的甩一下,银时觉得他头发一定特别柔软。

高杉走了有那么一小会儿,银时才拧过头来,手还在半空中搭着,指尖接了好几缕风还是烫的。然后银时做了他本以为是个人都做不出来的蠢事,吻了自己滚烫的中指。

挺遗憾,不甜。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