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全员有病向]《摩登镇抚司/人人都爱沈莉安——S1E1:新年新气象(上)》

//咋说呢,感觉不作弊我一集写死了能写出五分钟的戏。

//本集联合编剧: @Sissi是来舔同人的  @冷气团 

//预热集传送门


[场景:北镇抚司东厢房]

靳一川:千户大人好。

陆文昭:哎呀一川呀,来来来,过来过来,哎把门带上。是这样,咱们这现在有个事儿,我只能找你帮忙。

靳一川:陆大人客气了,不管什么事您吩咐一声便是。

陆文昭:哎呀这又没外人,喊什么陆大人呐,喊师伯,啊,一家人之间不要这么生分。

靳一川:哎,师伯。

陆文昭:这就对了嘛。那个……就是……咱们这不是马上要过年了嘛,我就打算喊着咱两边儿的人一块聚聚,但是去年搞成那个样子你也知道,对吧,所以我是实在不好意思去跟你师父说,要不你先去找她探探口风?

靳一川:这……

陆文昭:你放心,你就跟她说,今年我们绝对不组织文艺演出了!我也不发言总结了!就吃个饭,南边儿小裴介绍了几家好馆子,我挑了一家最合她胃口的,都定好了,你跟她讲讲,好吧,喊着你师兄弟几个一起来,我请客。

靳一川:行,那我试试,我下了班就去镖局。

陆文昭:现在去吧,这会儿也没什么事,这个你顺道儿给她捎着。[递小木盒]

靳一川:那好,我这就去。

陆文昭:好嘞,一路顺风哈,啊不过她要动手你可抓紧跑,安全要紧安全要紧。[拍肩]

靳一川:哎。


[场景:北镇抚司回廊]

[靳一川往外走,遇上了晃晃悠悠迎面走过来的裴纶]

裴纶:哟,上哪儿去啊跑这么快。

靳一川:哎,陆大人刚才喊我去镖局跑一趟。裴哥今天怎么上我们这儿来了,找我二哥?二哥不在,一早就让郑公公手底下的人喊去东厂帮忙了。

裴纶:谁谁谁谁找他,我找老陆——哎不对,你刚说啥,沈炼上东厂帮忙去了?跟谁去的?

靳一川:就他手底下那个殷澄,跟裴哥你不是也挺熟的。

裴纶:操,又他妈来晚了。

靳一川:裴哥你说什么?什么晚了?我二哥他没事吧?

裴纶:没你事没你事,他好得很。唉你忙你的去吧,我回南边儿去了。

靳一川:行,那我先走一步了裴哥。

裴纶:好嘞。


[场景:陆丁镖局前院]

[在院子里擦刀的]丁修:哎哟呵,这是谁啊?

靳一川:师兄。

丁修:怎么的,终于被衙门口开除了?

靳一川:师兄你别闹,师父在吗?

丁修:你找师父干什么?

靳一川:师伯让我来找师父说个事儿。

丁修:陆文昭啊……[刀杵在地上]那我觉着师父应该不在,出远门儿了,等着吧,仨月差不多能回来,我到时候给你写信通知你啊。

[从门里出来的]丁翀:丁修你别耍他了,显儿过来,我带你找师父去。


[场景:陆丁镖局书房]

[正在写镖书的]丁白缨:显儿来了。

靳一川:师父好。

丁白缨:怎么今天有空来看我了,不上班?

靳一川:我师伯他……让我来的,他还让我把这个带给您。[递小木盒]

丁白缨:[抬头]放那儿吧,他自己怎么不来?

靳一川:他,他忙,衙门口年底事情多,我们连着加好几天班了都。

丁白缨:[低头继续写]哦。找我什么事。

靳一川:师伯说,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坐坐了,师伯挑了个您喜欢的店,说来让我请您和镖局的师兄弟们一起过去吃个饭,啊对,还有张姑娘。

丁白缨:吃饭?什么时候?

靳一川:这不马上过年了嘛,师伯就想说刚好年根儿上都要聚,不如两边一起吃个年夜饭……

丁白缨:[提笔抬头挑眉]年夜饭?

靳一川:不是,师父你听我说,师伯说他今年绝对不搞那些活动了,就吃个饭,他保证。


[采访时间]

[场景:陆丁镖局大堂]

字幕:据说去年镇府司和陆丁镖局的联谊搞得不太愉快?到底发生了什么?

丁白缨:问他们去。

靳一川:我我我我其实也不太方便讲……

[合影:没敢画。]


[回忆杀]

[陆府,一年前]

[事件一:陆文昭发表了长达四分之一个时辰的联谊开场白]

[场景回放]

陆文昭:我们组织这个联谊啊,主要是,想要加强一下我们北镇府司,(裴纶:哎哎哎我还在这呢),哦再加上南镇府司的代表裴纶,和我们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陆丁镖局——的深厚友谊。[大量套话略]

接下来,我先总结一下我们北司今年的工作情况:[内容略]。

[在座锦衣卫冷漠鼓掌(其中靳一川和卢剑星比较热烈)]

现在,有请陆丁镖局总镖头的丁白缨丁师父,啊也是我的同门师妹,总结一下镖局今年的工作情况。[让位弯腰伸手请丁白缨]

丁白缨:都活着,谢谢。

[全体热烈鼓掌]

[然后陆文昭又说满了一柱香的时间]


[事件二:裴纶和殷澄十分不妥的选择了一个伦理哏的相声本子(下象棋)]

[快进]

裴纶:我士你爸爸,你爸爸象我,我士你爸爸,你爸爸象我,我士你爸爸,你爸爸象我,我士你爸爸,你爸爸象我,我士你爸爸,你爸爸象我,……

殷澄:我是你爷爷!

裴纶:我是你爷爷!

殷澄:孙贼!来劲了是吧!

[然后沦为互相辱骂。]

[而且观众全程没笑。]


[事件三:陆文昭更加欠妥的邀请丁门师兄弟做武术表演。]

[互相battle导致的群殴场面回放]


[事件四:因为开饭前拖了太久所以裴纶溜到厨房把大家的点心全吃了。]

[对当事人的采访]

裴纶:哎这个不怪我啊,我这个人就是禁不住饿,再说了,厨子是我请的,菜单是我定的,要不是沈炼说漏了嘴他们哪儿知道本来该有点心啊?我为这个都挨过两顿打了?还想咋地?


[事件五:丁修喝多了,丁门其余人等齐心协力也没能把他弄回去。]

[耍酒疯场景回放]

[对当事人的采访]

丁修:嗨这关我什么事儿啊?我都不省人事了我。再说了喝大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啊,内姓裴的非要跟我拼酒,我不喝,合适吗?

丁白缨:丢人。

丁修:不是,师父,我怀疑他在酒里下毒了,您看我以前什么时候喝成那样过?是吧?哎肯定是他们这些锦衣卫不怀好意意图谋害咱们,真的师父,咱以后可别跟他们来往了,吃什么年夜饭啊,绝对有诈。

[突然入画的]裴纶:哎姓丁的你说什么,哦丁师父我不是说你,丁修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拼酒拼不过你还诬陷我,你这是诽谤朝廷命官要杀——[被突然入画的沈炼拖走。]

[回忆杀结束]


[场景:北镇抚司东厢房]

[迎上来的]陆文昭:哎一川回来啦,怎么样怎么样,你师父同意了吗?她还生气吗?没跟你发火吧?

靳一川:师伯您先别急,师父她同意了,就是……

陆文昭:怎么啦?

靳一川:哦就是,师父说一起吃饭可以,但是明年的佣金要再涨三个点。

陆文昭:应该的应该的,你跟她说,本来就是要涨的,叫她放宽心,不要担心合作上的事,我肯定处处都替她,啊不对,替镖局考虑过的。

靳一川:好,我晚上回去就跟她说。

陆文昭:好好好。啊对了,沈炼找你来着。

靳一川:知道了师伯,那我就先下去了。

陆文昭:去吧去吧。


[场景:北镇抚司演武场]

靳一川:二哥你找我?

沈炼:哎一川,我刚才从东厂郑公公那边回来,他们今年画锦衣卫招新手册缺人手,我推荐你去,还有南边的裴纶,明天一早你跟他一起去吧。

靳一川:可这,我也不会画画啊?去了能帮上什么忙?

沈炼:不是去画画,是去被人画,放心吧,很简单的,两三个时辰就好,还发三天的差旅补贴。

靳一川:行,那谢谢二哥了。

沈炼:客气什么。

靳一川:对了,我上午还在咱这儿碰见裴纶了,说是来找陆大人的,也不知什么事。不过他一听我说你和殷澄去东厂脸色就不太对劲,气冲冲的就走了,二哥你俩没什么事吧?

沈炼:[想了想]没事的,你下了班记得去找他说手册的事。

靳一川:行。


[采访时间]

[场景:北镇府司门口]

字幕:第一次做招新手册的模特什么心情?

裴纶:我先说好的方面吧,东厂的伙食是真可以,烤鸭用的鸭子都是南城产的,南城多桑树,桑树一多,蚕就多,所以南城的鸭子随地一低头就能吃上饭,养得那叫一个油光水滑脑满肠肥,掏干净吹起来缝住,热油糖色泼到鸭皮紧缩,进吊炉慢慢儿的烤,用的是正经的枣木柴,啧,那叫一个香。郑公公够意思,光鸭子就给我备了仨,再加上荣悦斋内供新款点心大套装,啊,吃得那叫一个爽,没吃完的还让我带回来了。[掏出来继续吃]不好的方面嘛,这么说吧,沈炼那混帐东西介绍我去当模特的是他妈招新广告食堂介绍页。

字幕:那明年你还去吗?

裴纶:[思考了一下]去。


[本集完]


评论(39)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