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在这条银河所有的酒馆

//没写出个啥,混个更。

//没啥cp向,而且看起来戏份更多的是一个原创角色[闭嘴。

//标题借用了《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BGM是《Five Leaves Left》


“哟,你来了。”

四分之一特蓝星血统的老板在勇度进门之前就凭借脚步声认出了他。这位出手阔绰的掠夺者首领是这间小酒馆的常客,虽然每个银河年里他只会出现寥寥数次。银河太大了,掠夺者并没有什么固定的航线,这个位于银河边界上的中转站他们偶尔会路过一下,短暂停留补给完毕之后又将再度起航, 而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勇度会来这个小酒馆里喝一杯酒,然后给老板讲一段未完的故事。

这里目前算是白天,酒馆里只有一组虫族情侣坐在角落里卿卿我我,勇度撇了撇嘴坐上了高高的吧台凳,冲老板露出一个不太美观的微笑,“还是老样子?”老板问他。

“当然。”他双手摊开又交握在吧台上,深蓝色的大手粗糙厚重,指纹早就磨秃了,手背上的皱纹里有洗不掉的机油,修剪到几乎陷进肉里的深色指甲上还有一道道的竖纹。老板做好了酒端出来放在磨掉了图案的旧杯垫上,底很厚的玻璃杯里盛着约三分之二的琥珀色透明液体,小山一样的冰块立在杯中,他端起来喝了一口。

“还真不错,”他薄到看不清的唇绷成一条细细的曲线又放松下来,“最近生意怎么样?”

“和以前一样差,和以前一样好。”老板低下头继续擦着永远擦不完的玻璃杯,“你怎么样?哦对了,你那个大名鼎鼎的儿子,最近名声都传到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哈,奎尔。”酒杯落回台面上,外侧凝结的细小水珠随着震动汇聚而下行,老板皱了皱眉,说杯垫这种东西被发明出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正确使用而不是无情忽视的。

当然勇度并没有听取他的意见,耸了耸肩接着说,“提到奎尔,我倒想起来有件事要找你帮忙。”

“但说无妨。”

他从长大衣内侧的小口袋里费劲巴拉的掏出一个小铁盒子放在台面上,“之前买到的什么地球产品,昨天发现打不开了。”

老板擦了擦手拿起了那个小铁盒子,按了两下按钮,没反应。他走去后厨摸出来一条连接线一头插在盒子上一头插在供电设备上,然后就看盒子正面的小屏幕倏然亮起,“只是没电了而已,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你能搞得定所有武器和飞船却搞不定这么简单的一个过时播放器。”

“过时?”勇度显然没能抓住对方讥讽的重点,“他妈的我要去宰了那个奸商,那混账告诉我说现在蓝星上人人都在用这个。”

老板笑他,“你们也太好骗了。”

“不,是蓝星人太狡猾了。”勇度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奎尔就很狡猾。”

“是么,我还以为他的狡猾是拜你良好的教育方式所赐。”

“不不不,聪明和随机应变是我教的,狡猾是他的天性。”勇度端着杯子轻轻转动着,窗外泄漏进来的一缕光线正好照在切面复杂的冰上,很好看。

“所以说,你专程跑了这么远就是让我给你修一个播放器?”老板从柜子底下拖出一台沉重的老式计算机把连接线插了上去。

“当然不是,顺路而已,我们接了个不错的活计。”他发出干枯的笑声,“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妞出大价钱让我去抓奎尔和他那群乱七八糟的朋友。”

话音一落老板就笑了起来,“这倒是不赚白不赚。”

“不过很可惜这钱我拿不到了,那傻小子彻底得罪了那帮金光闪闪的蠢东西,看那个阵仗他们打算要了奎尔那伙人的命。”

“所以说,又是老套的假装要杀了他的戏码?”

勇度仰头喝完了酒把杯子重重砸在杯垫上,冰块转动的声音空旷清脆,“说实话,你是知道的,我烦透了。”

老板耸耸肩,手底下的旧计算机被他敲的嘎吱作响,“你自找的,勇度。二十年前我就跟你说过了,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勇度也耸耸肩,“无所谓了,反正我本来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