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嘎尾]日常生活

*马男波杰克世界观。但是没有马男波杰克那么致郁。

*如果没看过马男波杰克请吃下这颗安利。大体就是“普通人类和拟人化的动物共同生活在一起,除了外形,这些动物跟人类没什么不同”。

*稍微多说一下这个拟人化动物,就是虽然是动物,但是跟人差异没有很大,比如大老师是猫但是也只是毛多了一些,耳朵是猫耳朵,有尾巴,同理其他人。并且大家都直立行走然后很正常的穿人类的衣服。

*嘉尔是一只港产金毛,长尾是一只北京胡同里长大的中华田园猫。就叫长尾所以是长老师不是大老师。其他出场人物的物种会写在括号里。职业年龄和现实世界一致,人物关系剧情什么的和现实世界不太一样。

*目前出场的路人有小白,何老师,小撒。路人暂时不打算写出CP。

*剧情大概就是大家参加一个叫《日常生活》的名字山寨regular show内容山寨roommate的综艺节目录制。


Day -1.

经纪人[豹纹埃及猫,男]通知长尾明天就要开始录《日常生活》的时候,长尾蜷在自己的定制巨型转椅里发了一个小时的脾气。

“我不去!”

“不去也得去,合同都签了。”

“不去!谁爱去谁去!”

“违约金公司不会给你出的。”

“我自己出!多少!”长尾粗粗的尾巴啪嗒啪嗒的疯狂拍打着转椅的扶手,小肉手呲出了了爪子挠起了椅背。

“这个数,”经纪人把合同塞到长尾眼跟前,“再加这把椅子的钱。”

“我不管我没签过这垃圾合同!”

经纪人翻到最后一页长尾龙飞凤舞的爪印和签名。

“反正我不记得我签过!”

“你就闹吧,反正明天六点我去接你上机场,不想裸照上头条就给我老老实实穿好了衣服五点五十站你家门口。”

经纪人说完话尾巴一甩摔门走了,长尾终于挠穿了椅背跳到了桌子上抓起一个玩旧了的毛球砸在了门上。



他其实并不抵触上综艺节目,恰恰相反,上综艺来钱快省脑子,除了费力气容易挨骂没什么缺点,他还挺乐意接的,只是这个节目要跟一堆人在一起住半个月,这他接受不了。

节目组来谈这事儿那天他培根吃多了,正晕饭呢听见对方出了个诱人的价码,急着回去睡觉的他脑子一热就签了,签完好几天才想起来问这节目要干啥。

绝望了,对这个满地套路的世界绝望了。

直到回家三个小时之后长尾的尾巴还耷拉着,尾巴尖在地上拖久了蹭出了一团毛球。

长尾缩进床上的二十多个枕头里舔着毛,舔两下叹一口气,叹着叹着睡着了。



而同一时间不同地点的嘉尔正在努力入睡。

从签了合同的那一秒他就开始热情满满地期待《日常生活》的录制,此时此刻的嘉尔就仿佛春游前夜的小学生,完全睡不着觉。

好紧张,明天要见到好多哥哥。

然后又跳起来掀开行李箱检查了一遍给哥哥们带的礼物。

好紧张,感觉帽子还是没有带够。

然后又跳起来翻出三顶帽子塞进行李箱。

好紧张,紧张到睡着。


Day 1.

经纪人把睡眼惺忪浑身炸毛的长尾从他家运送到节目第一天的摄制地点并丢给他一个大号行李箱就跑路了。

长尾坐在箱子上洗脸,洗了两下意识到他居然是第一个到的。

“真XX倒霉。”

爆完粗口突然反应过来这是真人秀已经在录了,回头跟节目组道了个歉,扭头回来就看见眼前一条金毛大狗。

“你是,长尾哥哥吗?”

长尾吓了一跳从箱子上摔了下去,被金毛一把抓住拉进怀里。

“哥哥小心!”

“你你你你谁啊?”长尾尾巴和耳朵都竖到天上了,忙不迭的从金毛怀里挣脱出来。

“我叫嘉尔,你可以叫我嘉嘉,我是来录《日常生活》的,哥你是长尾哥哥吗,我有看过你的照片,哥你知道我们要一起住十五天哎!我好兴奋啊哥你也很兴奋吗你来得这么早!我还以为我肯定是第一个到的你有看见其他哥哥吗。”

长尾觉得自己低血糖要犯了,头晕。

“哥们儿你能把那钮关上吗。”

“什么钮?纽扣开了吗,可是哥我的衣服是拉链的没有纽扣。”

“哥我错了咱不说话了成吗。”

嘉尔乖乖把自己箱子拖到长尾哥哥箱子旁边,坐在箱子上两腿并拢两手摆在膝盖盯着长尾头上的几撮绿毛看,长尾被他看的浑身毛都要起立了,整个猫大了一圈。

僵持两分钟之后,长尾忍不住了。

“那啥,嘉,嘉尔是吧,你那个尾巴能不摇了吗你打到我了。”

“哦哥对不起。”嘉尔手忙脚乱的跳起来把箱子转了九十度重新坐好,正面面对着长尾。

虽然不会被尾巴打到,但是长尾觉得要被他的目光烧穿了。

长尾在心里辱骂所有比他们来的晚的人。


第三个到的是小白[全白的垂耳兔,眼下有一点黑毛],几个嘉宾里面长尾就跟小白稍微熟一点,以前一起上过节目,而且还都是北京孩子。小白拖着跟他自己差不多大的箱子晃晃悠悠走过来的时候长尾仿佛看见救世主一般。

“小白哥哥!”

然而在他求助白救世主之前,嘉尔小朋友就已经率先冲上去拉住小白的手晃了起来。

“嘉嘉!”

两位小朋友热情拥抱了一下。

“哎呦长老师居然来这么早,睡醒了吗?”小白注意到了团在箱子上的长尾,“你眼屎都没擦干净。”

“烦人!”虽然这样说但长尾还是伸出爪揉了揉眼。

“怎么就咱们仨,其他人呢。”小白问眼前这两个显然也不知道的无知群众。

“谁知道,”长老师揉起眼来没完没了顺便又洗了一遍脸,“早知道我就多睡俩小时了。”


三个人排排坐五分钟之后等来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两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

“呦呦呦何老师[人类]撒老师[柯基],”长老师从箱子上蹭下来走过去跟两位老师握手,“哎呦喂咱们这可算人齐了能进屋了吧?”

“长尾你能来这么早真难得,”何老师扫视了一圈,顺便接住了来自嘉尔的一个爱的抱抱,“现在是齐了,明天还有其他人加进来。”

“那咱们就开始自我介绍吧,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年龄最小的开始?”老干部撒柯基组织起了第一次碰头会议,“那么就我先来——”

“真不要脸啊。”除了嘉尔以外的所有人迅速打断了他。

而嘉尔很认真的看了看这位短腿同类,认真的说原来哥哥是最小的吗,我一直以为我是最小的,他们给我的资料说我是最小的。

何老师拍了拍嘉尔的头,“不要听他的,他的话连语气助词都不值得信。”

“就所以说我还是最小的吗?”

“对对对你最小。”急着睡回笼觉的长老师已经开始不耐烦的甩尾巴。

这几个人本来就只有长尾和嘉尔互相不认识,撒柯基提议的自我介绍就被大家无情省略了,几个人一边胡乱闲扯着一边拖着行李往合住的小别墅里走。


入住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分卧室。

作为看起来最一本正经的人,撒柯基一本正经的给大家介绍房子的结构。

这套房子一共五个卧室,楼上三个楼下两个,带卫生间和的大卧室楼上两间楼下一间,剩下两个小卧室各有一个小衣帽间。节目拢共来八个人,另外三个要从第二天开始录,理论上的安排是三间大卧室各住两个人,两个小卧室各住一个人。

长老师听完撒柯基的安排就开始犯难,他一个猫,洁癖还讨厌跟人离太近,没单独卫生间他受不了,跟人睡一屋他也受不了。

“首先有哪两位特别想住一起的吗?我跟谁住都没意见。”撒主持开始征求大家意见。

“我都行。”“我也都行。”何老师小白分别表态。

然后三个人看向没表态的长尾和嘉尔。

“我没意见啊,你们随便安排我。”长老师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纠结的想挠墙。

“我……我不想自己住一间。”嘉尔一听有的房间是一个人住耳朵都塌了。

“那你俩住一间得了。”撒主持顺应民意做出了决定。

长尾脸旁边浮现三个问号,发生了什么这是???

我还没纠结完你们就这么给我定了???

可是随便安排四个字是自己说的。

活X该。

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旁边的大金毛嘉尔就焊在了他身上。

“长尾哥哥我们住一间哎!好棒哦你想住楼上还是楼下我想住楼上!”

“行行行都随你。”我就兹当自己去世了还不行吗。长尾看着嘉尔星星一样的大眼睛咽下了后半句。

剩下三个人里撒柯基和何老师要了楼下的主卧,理由是老年人腿脚不好不想爬楼梯。小白要了楼上的那间单人卧室。主持撒刚说完大家回屋放放行李,嘉尔就拎着自己的和长尾的两个箱子窜上了二楼。

“年轻人身体就是好啊。”撒老何老二人互相拍肩叹气。


一步一拖拉蹭到二楼的长尾在进了卧室之后整个猫彻底崩溃了。

双人床。

节目组是不是有毒???

明明知道是八个大男人录节目你给双人床???

强行卖腐你们会遭天谴的知道吗???

他并不知道这还不是今天的高潮。

“啊哥!”嘉尔从唰的拉开卫生间的推拉门喊他,第二次把长尾吓到炸毛,狗的嗓门都这么大吗?!

“干干干干嘛!”

“这里有按摩浴缸耶!”长尾刚想说按摩浴缸有什么好惊讶的哪个洗浴中心没有似的就遭到了今天的第二波重击,“双人的!”

大写的直男长尾对着天上的节目组比了一个中指。

腊鸡节目组你们不要下来了。


*写到两千字就想发。

*Day2出场路人张一山和钱枫,还有一个路人暂时没想好

评论(3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