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男神 part1

*是个挺少女心的故事。

*大致能算不起眼火X冷艳高贵峰,两人都是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主要都是唠叨没什么剧情。

*对天发誓虽然现在没写到但是后续会有肉的,炖一锅香喷喷的青火肉是我的理想。

*能接受的话往下看。


火神大我跟青峰大辉是整整大学四年的同班同学,两人很早就认识了,大约是军训完的第二个周末,但是熟起来却很晚,或许是第四年的头一天。

军训的时候火神之所以没有注意到青峰,大致是因为青峰太黑,跟大家穿一样土到人想哭的军训服显得格外土,帽檐可能一直都压得很低很低,然后他也不爱说话,唯一突出的是身高,火神站男生第一排的排头,青峰站他后面,休息的时候火神跟旁边的冰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冰室是他小学到高中一直同班的同学,熟到没什么新鲜话题能聊。冰室最鲜明的特色就是惊人的漂亮,穿那身土的要死的衣服一样漂亮,站他前排那几个女生似乎整整军训十六天里脸都红红的说话声音都细细的笑起来都甜甜的,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为什么。经常有人跑来跟冰室搭话,男女都有,甚至教官都来参一脚,冰室特白,晒不黑,肤色配合上他的五官身材整个人就是个发光体,所以他旁边的火神大部分时候都像站在阴影里一样,毫无存在感。

青峰也没存在感,他偶尔在火神的视野里一晃而过,黑得像影子一样,总是低着头很烦很烦的样子,休息的时候带个耳机,耳机看起来不便宜。火神没跟他说过话,没有说话的契机也没有搭话的道理,仔细想想那时候他跟谁都没说过话。

火神第一次听见青峰的声音是他在哼歌,声音压得很低,在一片嘈杂里像一段老电影里的念白,英文歌,能听出大概节奏但是听不出旋律,火神回头看他,他还是低着头,帽檐底下就是嘴,唇特别薄,一动一动的。火神觉得他声音很好听,虽然听起来他真的不会唱歌。

以上这些是火神后来拼凑起来的回忆,当时并不是刻意记住的,大约像小时候不经意路过些风景,长大后才知道当时那风景有着难得的美,急匆匆赶回去拍了照,幸好还在。

谈谈火神认识青峰的事情。

军训完没休息就开始上课,怨声载道的一个星期之后的周末,班长出头组织大家吃饭唱歌,一开始吃饭的时候青峰没来,火神也没注意,他跟冰室坐一起,一直有女生过来要跟冰室喝一杯酒,冰室喝白的女生喝啤的,姑娘们红着脸来红着脸走,冰室脸色没变过脸上事务性的笑容也没变过。火神就一直埋头吃,吃,吃,吃累了歇口气继续吃。

冰室喝进去大半斤火神吃到八成饱的时候有个人推门进来,穿深蓝色的短袖T恤,工装裤,头发泛一点海蓝色的光,黑得像碳。班长今吉跟他打招呼说青峰你丫怎么才来啊快找地儿坐下,等会喝死你。青峰抬手算是跟他打过招呼,然后坐在火神旁边的空位上。

那天吃的是川菜,青峰来的时候连毛血旺里面的豆芽都让火神挑干净了。生活委员桃井喝得小脸绯红蹦跶过来问青峰要加什么菜,青峰说他吃过了,桃井说知道有聚会你还吃了饭过来,青峰说妈的我吃完了才想起来有聚会。桃井就一直笑,说阿大蠢死了,笑的胸抖,周围几个男生眼神笔直一脸渴望,怀念着母乳喂养。

青峰筷子没动过,要了个杯子倒上酒,白的,有人过来跟他走一个他就走一个,脖子一仰一杯就见底,火神没想到的是这家伙人缘意外的好,并不像军训时候看起来那么冷漠,过来找他说话的人挺多,他跟人说话也挺正常,普通十八岁男生一样粗口多,偶尔还开玩笑。火神就这样在一黑一白两个千杯不醉的家伙中间干坐着,一滴酒都没沾过,谁过来逼他喝酒冰室就替他挡掉,说大我酒精过敏你们少欺负他,然后满上一杯灌得对面说不出话来。

后来又去唱歌,除了几个男生又跑调又麦霸,大多是女生在唱,女生里面也有又跑调又麦霸的,比如相田丽子,她一开嗓大家都保持着蒙娜丽莎般的微笑,默默捱到结束然后如获新生的鼓掌。丽子唱起精忠报国的时候一大批人终于没忍住跑出去假装上厕所,火神也出去了,去外头透透气,他酒精过敏是真的,光屋里的酒味都能把他熏醉。

那年夏天普普通通的热,那天晚上有风。

火神出门看见青峰在对面的便利店门口,青峰不知是什么阶段逃出来的,有可能是丽子唱大河向东流的时候也可能是日向唱霸王别姬的时候,KTV里太暗了,青峰出去的时候估计都没人看见,火神挥手跟他打招呼,他正好低头点烟,没看见。火神尴尬的要死假装在活动肩膀,胳膊转了两圈又觉得这种伪装更尴尬于是作罢。吃得太多口渴,去便利店买了水喝,出来时青峰的烟还没抽完,人细细长长一条垂着头倚在便利店的落地窗上,风吹过去的时候T恤下摆贴在腰上,能看见肌肉的形状,意识到自己的视线走到了不该走的地方,火神摇摇头出了门。

“火神大我?”

青峰喊他。

“恩?”火神吓了一跳,“你认识我?”

青峰眉头一皱,“咱不一个班的吗?”

“哦哦对哦。”火神没想到青峰居然记得他,还记得他全名,不知道说些啥就在原地站着,便利店的自动门一直关不上,丁零当啷的开门音乐反反复复播了好几遍。

“你还过去吗?”青峰下巴一扬指着KTV的大门,抬手在店门口垃圾筒上的灭烟板碾死还剩四分之一有余的烟头,一只猫走过来在他脚边绕了两圈,黄色条纹的野猫,尾巴粗得像棍面包。

“我出来透透气的,”火神眼神移到猫身上,“等下回去。”

“那我先走了。”青峰说着就把自己从玻璃墙上揭下来,翻出两个裤兜给猫看,猫特别高冷的一扭头走了,离去的身影虽然胖依旧姿势妖娆。

火神看猫看得移不开眼,青峰就从他身边擦过去了,错身的瞬间烟草味漫过来,风过去就散了。

“对了,”青峰走出两步又回头喊他,“今吉拿麦的话,抓紧跑。”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