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银高】没标题,生贺,短的不像话。

*诈尸,not长期复活。

*前年银时生日,我在这个lo第一次写文,一篇肉。后来这篇肉成为了我人生的一个奇妙预示。大概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就会写出什么样的故事吧。

*所以这是那篇肉的两年后。然后那篇肉好像被唐马儒了我自己也找不到了。就这样吧。设定我记得大概是银时刚毕业,做一份薪水并不多的工作糊口,租了很小很小的房子住;高杉是个富二代但是会来银时家里蹭床,然后他们会打一炮。

*A是银时,B是上帝视角。我不会写高杉视角。


你曾经忍耐

你如此等待

也许在等我到来

                         ——《灰姑娘》


A.

我以为我们就只是炮友,兼多年同学。

当然我并没有好好学习,这个同学说起来好牵强。

半年前我跳槽了,从城东搬来了城西,城西的房子便宜很多,我的工资涨了一倍,所以现在租的房子大概有原来三倍那么大。

很空,因为高杉不来了。


B.

高杉去过一次坂田银时在西城区的房子,路过。

银时搬走之前跟他说过自己新租的房子在某个小区临街的某栋楼,靠外那个单元,四层,西户。高杉下了车,抬头看见灯是亮的,就走了。


A.

我的新工作很忙,具体忙什么我不太关心,给钱就行。

大学的时候我经常被坂本辰马,另一个富二代,拖出去喝酒。坂本酒品烂的惊人,但是他结账,所以我愿意陪他喝。

坂本有次问我,金时啊,你以后要做什么。

我说这他妈谁知道还有你爸爸叫银时不叫金时。

坂本想踹我但是他喝的分不清自己左右腿了,两腿拌了一阵子蒜之后笑了,说我以后要当首富。

我说好啊祝你成功,到时候别忘了孝敬你银时爸爸。

坂本说,金时你啊,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没错他吐了。


B.

坂本跟高杉两家是世交,坂本小少爷跟高杉小少爷却打小就无法发展出正常的富二代友谊,以至于两人恰巧上了同一所大学之后才正经认识。

银时,高杉,坂本,还有一个叫桂的学霸,他们住一个宿舍。

穷穿地心的银时睡在富的流油的坂本的下铺。他经常踹坂本的床板问他要烟,然后对面下铺的高杉一个刷牙缸子甩过来砸中两人正在递烟的手,说滚出去抽。

学霸桂在床上支了个小桌子挑灯夜读,被银时的嚎叫吓了一跳,瞄了一眼被甩出去的是自己的刷牙缸子,于是也加入了嚎叫。

银时和坂本叼着烟拖着凳子滚去走廊上抽,走廊里烟味和宿舍里的霉味一样浓重,搭配着一股若隐若现的石楠花味,就是标准的男生宿舍香型。


A.

坂本大二刚上完就退学了,创业去了。

我当然羡慕坂本,但是人生不是百米跑,是接力赛。

我的话,能为下一代做出的最大努力也就是不创造下一代了。


B.

高杉其实也抽烟,抽得凶,还爱喝酒。

他不喜欢跟坂本银时他们喝,嫌他们喝酒还要聊天,好烦。

高杉有一个很好看的酒壶,他带着酒壶去楼下花坛喝,买一包火腿肠,称五块钱的花生。

花生下酒,火腿肠喂猫。


A.

我的确喜欢高杉。

他在我梦里出现过,蹲在地上逗一只猫。猫很胖,尾巴粗粗的一直拍着地面。

高杉从怀里掏出他那个酒壶,捏着酒壶的手指很白。

我好久没看见他了。


B.

高杉喜欢银时吗。

高杉不知道;银时觉得高杉不喜欢自己。

即使高杉会开车穿过大半个城市去他的狗窝睡一觉。


A.

有人敲门。


B.

“好久不见,银时。”

“是啊,高杉。”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