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日常生活part.2【银高/没有肉。】

*我居然更文了。

*↑这种展开连我自己都想不到。

*这一啪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只是用来强调银时的穷和没用。

*其实这一啪也没什么银高。


这一年高杉刚刚从大学毕业,在县城的警察局找了一份法医的工作。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有以前半个星期的零花钱多,朝九,但是晚不一定五。

他跟银时是小学同学。两人初中就不在一个学校了,高杉去了私立学校,银时继续随随便便上随随便便的公立中学。小学的时候两个人坐过一段时间的同桌,后来因为银时调皮,被老师揪到了最后一排。此后高杉的同桌就一直是乖孩子桂小太郎,银时就永远在最后一排和扫帚簸箕称兄道弟。

其实银时离开高杉之后十分伤心,他为了调回第一排做出了足足五分钟没有惹事的努力,然后放弃了。


银时后来非常理所当然的没上大学。高中混完之后他非常意气风发的当过几年全职不良少年,后来发现当不良少年的收入居然还赶不上高中门口摆摊的,而且摆摊的还得给他们交保护费,太糟心了。

银时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迅速从良,在高中门口摆了个摊。感觉自己简直机智到明天就要发大财。

后来被另一伙职业不良中青年收保护费收到破产。


首次创业失败之后,银时机缘巧合遇上了初中同学坂本。坂本辰马是银时初中时代最好的朋友,好到了女朋友(硅胶制)都可以换着用的地步。坂本是个富二代,人高马大,长得帅,聪明,唯一的缺点是大概网不是很好,智商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线。坂本虽然家里有钱,但是初中的时候过的和大家没啥区别,穿一样的校服,吃一样的食堂,泡一样的妞,被妞用一样的方式甩,所以大家多半不知道他壕的本质。粗线条如银时当然也不知道,否则像他这么节操丧尽的人,早就去跪舔坂本大少爷了。

那时候坂本大三上了一半回来过年,学校在美国,他读金融。银时从没记住那个学校的名字,只知道一年学费大概能买半套房。

两人擦肩而过,或者说,撞肩而过,银时晃悠两下没摔倒就继续走,连回头看看谁撞了自己的心情都没有,不成想被人一把拽住,“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小金时吗!”

卧槽,坂本。


坂本那天穿的逼格相当之高,全身上下见不着一个logo,唯独贵气逼人(银时认为贵气两个字可以不写),带一块低调奢华有档次的表,非常低调,没金没钻没八星八箭,但还是闪瞎了穷鬼银时的狗眼。

银时稳定了一下被物质文明震慑到的灵魂,一张嘴,

“啊呀坂本你终于傍到品味堪忧的富婆了吗。”


坂本后来能帮丫开个店真是奇迹。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