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裴纶X沈炼]Behind the Sun

//现代AU,都是警察,中队长陆文昭组织了(超级无聊的)春游,写了一点去程的旅游大巴上发生的事情。一个毫无意义和剧情的糖,疯狂OOC。

//裴裴和炼炼在地下交往,都还没出柜。

//(负责碍事的)殷澄被设定成了一个非常能玩的浪荡少年(划掉),先向他道歉。



“哎裴哥,就上回我跟你说内新开的地儿,我一哥们儿前两天去了,蹦一宿回来跟我说不咋地,他妈不咋地你还蹦一宿,还拍他妈二十多段儿小视频挨个放给我看让我感受一下那儿的妞有多不正,唉倒是真挺糟心的,但你猜怎么着?跟他那烂视频里我他妈瞧着一巨八卦!”

“怎么着,瞧见谁媳妇儿了?”

“嗨不是。你这爱好能不能稍微比拆散人家家庭高雅一点儿。”殷澄扭头打量了一圈儿周边环境,还好,车里离他们最近的人也在两排座位之前,老陆组织的春游又都是六点前集合,就这会儿一车人里除了他仨差不多都睡得人仰马翻的了。

“看着啊。”他重新艰难的半转过身来把脸卡在俩椅背当间儿,一只手从椅背上冉冉升起,食指一晃写了个W,然后又伸出另外三指比划了一个4。

“哟,那四小姐可真够亲民的,”裴纶也配合他假模假样的压着声音说话,“不过这也不能算什么猛料啊,高干子女蹦迪又不犯法。”

“你听我说完啊!”殷澄又迅速瞟了一圈儿,“要光她一人我还值当跟你说嘛,你猜她跟谁一块去儿的?”

“谁?老赵啊?”裴纶低着头在自己包里翻东西,随口猜了个人敷衍着。

“哎你怎么知道的?!这事儿我可还谁都没说呢啊?”殷澄眼里的小失望迅速被更闪烁的八卦之光取而代之,“你是不是得着什么猛料了?快说说快说说!”

裴纶刚摸了根香蕉出来伸手要剥,一抬头看他内倒霉样抡蕉便敲,“说你个大头鬼啊!”

扑哧。

香蕉停在了殷澄脑门子上,裴纶一扭头,“哎沈炼你笑啥?”

“没什么。”沈炼低着头说,脸上还挂着一丁点儿刚笑过的痕迹。

香蕉立马转向瞄准了沈炼,裴纶板着脸质问:“你是不是笑我头大。”

沈炼抬起眼来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裴纶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应他诚恳的嘲讽,愣了一会儿把香蕉递了过去,“吃吗?”

沈炼从兜里掏出耳机带上,“你自己吃吧。”

“哎我吃我吃,老陆定这么早的车我早饭都来不及吃,饿死我了。”殷澄倒是搭理他,这会儿半个人都越过山丘打算明抢了。

“吃你个——”话一出口硬是咽回去了一半,“不给!你饿你自己不带吃的!”

“这他妈又不是小学生春游,带什么零食啊傻逼兮兮的,”殷澄一眼扫到裴纶包里满满当当的吃食,“哦裴哥我不是针对你。”

“饿着吧你。”裴纶拉着脸吃掉了香蕉,又打开包翻了翻,掏出了半个瓜。

沈炼皱了皱眉,殷澄目瞪口呆啧啧称奇:“我没想到裴哥您原来就是机器猫本猫。”

“你可闭嘴吧。”

裴纶踹了一脚他趴着的椅背,从包里摸出个小铁勺,撕了瓜上的保鲜膜吃了起来。

瓜并不大,裴纶几口吃完把瓜皮装进垃圾袋系好,刚抬头就看沈炼递了湿纸巾给他。

“哟,这么贴心。”裴纶一遍擦手一边感动。

沈炼叹了口气,“怕你又顺手擦我身上。”

“哎我什么时候这么干过了?”

殷澄刚消停没几分钟又忍不住转过来插话,“你怎么没干过,你忘了上回咱吃烧烤你喝多了,一手的油全抹人沈哥衣服上了。”

“我用你多嘴!”裴纶不禁后悔瓜皮扔早了,擦完手掏了个苹果出来扔给他,“堵上!”

“谢啦!”



车行至山间,天气不错,窗外有层次分明的绿和渐变平缓的蓝,沈炼不习惯在车上睡觉,就一直看着窗外听歌,裴纶对风景没什么兴趣,扭头又从包里拿了个桃。

“还吃。”沈炼转过来,挑着眉看他。

“带都带了还不让人吃吗……”裴纶一脸委屈,小心翼翼的剥着桃皮,“你吃一个不,这桃儿可好了,水灵,特别甜。”

沈炼摇摇头。

“那你尝一口,就一口,人格保证绝对好吃。”

裴纶举着剥出了一个尖儿的桃往他脸跟前送,半截仍裹着胭脂色外皮的部分捏在手里,上头露着白花花水灵灵的另半截裸肉,许是桃皮上那层胭脂渍得深了,桃肉上也不均不匀的染着点儿细腻腻的粉。

沈炼被他(或者桃)说服了,凑过来就着他手上咬了一口。桃儿熟得极透,齿间稍一用力汁水就渗了出来沿着凹陷处往下淌,他就条件反射的伸了舌尖去舔。

“好吃么?”裴纶忍着满脑子的激情联想强作淡定的问他。

“还可以。”沈炼咽下了嘴里的桃肉,掏出手帕按了按嘴角,“你小心一点不要吃到身上。”

“知道知道。”



吃完了桃裴纶终于觉得不那么饿了, 擦了擦手往后一仰打算睡会儿。结果眼还没闭结实殷澄就又转过来了,鼓着半个腮帮子还在啃那个苹果。

“哎,裴哥,我妈前儿个又催我去相亲了,咋整啊?”

“那你就去啊,跟我说有用吗,我又不能替你相。”裴纶顿觉浑身无力,本来就没坐直这就又往下出溜了一截儿,跟旁边那位的端庄坐姿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去个鸡毛啊去?裴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二十五,二十五啊!大好的青春才刚刚开始,广阔的世界我才探索了沧海一栗,大把大把的妞等着我去撩你说我相什么亲啊我。”殷澄一说这个就起劲,忿忿儿的啃了一大口苹果继续说,“你想,我妈催我相亲无非就是让我抓紧结婚生娃,还找人给我算了个命,说我该找个比我大的,是,我是不抗拒年长女性,试问哪个男人能抗拒少妇呢?可我妈给我找的那哪儿是少妇啊,那简直清一色的中年妇女,就上回内位,她要不自我介绍我他妈还以为那是我相亲对象她妈。”

“我插一句啊,你去相亲还指望能相到少妇,不合适吧?”

裴纶随便找了个重点给出了一个自动回复,整个脑子其实早就离线挂机忙别的去了。



车上冷气开得足,沈炼怕冷,所以打从上了车就在腿上盖了件外套,本来只盖着腿的,刚才收了手帕之后,右手就躲进衣服下面在腿边儿上搭着了。裴纶刚才浑身一放松往后一瘫,不偏不倚的,垂着的左手就隔着衣服碰着了沈炼的右手。

殷澄刚回头搭茬的时候他正在自己脑海里画着那只手,瘦,血管鲜明,关节比一般男人要软一点。有时候他们深夜一起下班回家,在没有路灯的胡同里会牵着手走一段儿,沈炼手总是很冷,就算是夏天很热的时候也顶多是微温。灯火将近时他们默契的松开手,插着兜过马路,进了暗处又重新握在一起,倒也有趣。

他脸上假装在听殷澄叨逼叨,整个心却都在自己手背上。薄薄一层布料对面,那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在轻轻敲着自己的腿,沈炼听东西的时候总是这样,小时候学琴留下的习惯,不管干什么总得找个节奏打拍子。裴纶被殷澄的废话烦的头疼,突然灵光一闪,也动了动手指,打起了另一套节拍。


- .. .- -. -....- .-- .- -. --. -....- --. .- .. -....- -.. .. -....- .... ..- [1]



“哎呀又不是真少妇,就是那个感觉,同样是男人你又不是不明白,就那种韵味,feel,”殷澄一贯是感觉不到对方的在线状况的,还在持续分享择偶体验,“就上个月,我跟三X屯碰见一个,啧,特带劲。”

“嚯,怎么个带劲法儿。”

裴纶挂机状态下仍聊技可嘉,抛出了一个能让殷澄继续说废话的问题,对方也不负众望,奉献了五百字的小论文详细论述了一个中年少妇的可爱之处。


.-.. .. -....- .-- --- -....- -.-- .. -....- -..- .. .- [2]


“睡了吗?”

裴纶又顺着往下垫了一句,然而殷澄却没能继续展开,叹了口气,“白搭,真少妇,还他妈倍儿有原则。你要说彻底正人君子也好啊,都他妈跟我喝半宿了也哭诉过老公出轨了结果来了句不行我不能这么做?老公出轨你就报复他啊!自己都碧绿碧绿了还他妈坚守道德底线呢,哎卧槽气死我了。”


-... ..- -....- .-.. .. -....- .-- --- -....- -.-- . -....- ... .... ..- --- [3]


“那你不活该吗?谈半宿人生了你他妈看不出让睡不让睡?”

“嗨我这不是涉世未深经验不足嘛。”殷澄一脸沉痛,苹果啃完了还一直举着核儿,懒得扔,“哎裴哥,下回咱一块儿去呗,我最近运势不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僚机给我保驾护航。”

“我不去,我良民,”裴纶心下一惊,连忙甩锅,抬起右手指了指沈炼,“你喊他,他行。”

“你拿我当二傻子啊?”殷澄望着沈炼的眼神透着浓浓的绝望,“跟沈哥站一块儿那整个三X屯可能都没有雌性生物能看见我了。”

雄性生物也看不见你,裴纶心说。


-..- .. .- -. --. -....- -. .. -....- .-.. .- [4]


“哎我说,裴哥,怎么从来没见你谈过对象?”殷澄从自卑中重新抬起头来,思路清奇的抛出了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

“痴情呗,我等我初恋情人回头是岸呢。”

“嚯!没听你提过啊,讲讲讲讲。”殷澄兴趣高涨,一挥手几乎要把苹果核甩出去,“啧啧啧还初恋情人,没想到你丫还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嗨,也没啥,就挺好一人,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他劝我要耐心等候,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如此地宽容,当所有的人靠近我的时候,他要我安静从容,似乎知道我有一颗永不安静的心,我容易蠢动——”


-. .. -....- --.. .... . -. -....- .... .- --- -....- -.- .- -. [5]


殷澄冷着脸打断了他的朗诵,“然后呢,你终于失去了她,在拥挤的人群中?”

“哎你怎么知道,你很了解我啊。”

“你滚吧。”

殷澄翻了他一个白眼,起身去扔苹果核,再回来就终于放弃了恋爱交流,倚着车窗睡了。

-..- .. .- -. --. -....- -... .- --- -....- -... .- --- -....- -. .. [6]



裴纶自己玩的也没意思,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闭上了眼,刚想收回手就发现左手边儿一直平平稳稳打着的节拍停了,沈炼的手往他手背上贴紧了些,手指轻轻活动了两下,屈起指关节在他手背上敲了起来。


.-.. --- ...- . -....- -.-- --- ..- -....- - --- --- [7]


结束时车正好进了隧道,黑暗落下来像是致密的雨而顶灯如伞,裴纶一抬头就看到了沈炼映在车窗上的脸,他觉着他笑起来可真好看。




















注:

1. 天王盖地虎

2. 理我一下

3. 不理我也说

4. 想你啦

5. 你真好看

6. 想抱抱你

7. love you too

评论(4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