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PWP][沈炼X丁修]Ashes

//为了满足一个癖好抛弃了剧情逻辑时间线。

//我不管我要看他俩打炮。我不管我就是不能放弃卖屁股梗。

//my丁修,一个铁血受。


“你到底想怎样。”

夜很浓了,街灯不过是奄奄一息的一点火光,沈大人嗓音压得极低,怒意却完完整整的暴露着,可他对面的人似乎感受不到这一点,语调轻快的像是出门遛弯遇上个街坊随口问一句吃了么。

“沈大人,这么久不见,您就真的一点儿都不想我?”

声音的主人完全藏进了黑暗里,独独一把长刀闪着冷光伸了出来,刀背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沈炼飞鱼服的腰封上。

“我想你死。”沈炼一手攥紧了刀柄,瞟了一眼巷口外,几个五城兵马司的小啰啰喝多了酒,吵吵闹闹的在街对面偷了好半天的懒,这会儿还跟台阶上坐着不走。

“心这么狠,”那人本倚着墙,听他嘴里这么无情就站直了些,皮笑肉不笑的一张脸凑到他眼前,一双过于圆的眼睛饱含虚假的震惊盯着他,没握着刀的手也攀上了沈炼的脸,“枉费我对您一片深情啊。”

沈炼别过脸去躲他的手,可巷子究竟太窄了,身后半步就是另一堵墙,丁修轻而易举的攥住了他瘦削到扎手的下巴,掰过他的脸来仔仔细细观察着。

“放开。”沈炼拔了刀,一瞬间抵着他腰侧的刀背转成了刀刃。

“为什么要放开?我对您这张脸可是,”丁修挑起了单侧的眉,掐在沈炼脸上的手又增了几分力度,“思念得紧啊。”

“你到底要干什么。”沈炼自知无处可躲,打起来又势必惊动了巷口那些人,只能硬拖。

“我?”丁修按在他脸颊上的拇指来回蹭了两下,“我可不干,就是今儿突然瞧见沈大人了,想问问您干不干。”

“无耻。”俩字沾着寒气从沈炼牙缝里迸出来。

丁修自然是不在乎这种评价的,他握着梅莺的手稍微动了动,刀刃就从腰带扫到了飞鱼服的下摆,“这飞鱼服,沈大人穿起来倒是真真儿的好看。”

他越凑越近,近到能闻见沈炼身上的血腥气,这身衣服不知让血浸染了多少次,洗得再勤那一股子渗到肌理间的味儿也祛不干净。他觉得兴奋,像是能看见沈炼在血泊里躺着,看见那双极深邃的眼变成了一潭死水,看他线条凌厉的一张脸蒙上了尘。

“沈大人,别磨蹭啦,”刀刃挑起了衣摆的一角,黑色的衣褶次第展开显现出扎眼的红,“早点完事儿你也好去你的暖香阁,见你那个周姑娘。”

周姑娘三个字他说的极慢,慢到让沈炼的心脏被攥住了那么一小会儿。

丁修说完这话就放过了他的下巴,左手贴在他身上一路向下摸索,最后停在半道上划开了衣褶,隔着那层暗红的内衬目标明确的揉捏着。

许是丁修手法老练,又或许是沈炼太久没开过荤,没一会儿就看丁修凑在他耳边说,“我说你啊,都这个样子了,就不要矜持了吧。”

“你把刀收了。”

沈炼真的就不再抵抗。


大力点我!!!!


评论(2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