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梦想是成为相声演员。

人性特别次,完全是个垃圾,随便就骂街。

[裴沈]夜谈纪要(No.127-No.130)

//不是无差,是裴沈 ,因为裴大人看上炼炼了,憋着睡他。(但这篇没睡)

//不会写古代背景,瞎几把写写玩,有bug也不会改的,就当我是个智障原谅我吧!

//看似是一个连载其实是一发完,我就是这样出人意料的少女啾咪。


裴纶一直都不太能搞懂沈炼,所以他经常拉着他强行进行一些深层次的探讨,谈政/治,谈人生,谈爱情,谈吃,谈花花草草。

沈炼也搞不懂裴纶,尤其搞不懂他到底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我是觉得,喜欢也不一定要拥有,看到过就可以了。”

第一百二十七次卧谈会上,沈炼又一次阐明了自己的恋爱观。

“不是,你想,就比如一条特别好吃的蹄膀摆你面前,你能闻闻就走吗,你就不想咬两口吗?”说到蹄膀的时候,裴纶显而易见的吞了一口口水。

“但是人跟蹄膀怎么能一样,蹄膀又没有自己的想法。”

“唉不是把人比成蹄膀,是说机会,懂吗,就那个能拥有的机会就像是蹄膀一样摆在你眼前,你能就这么放过去吗?”裴纶咂了咂嘴,突然有点后悔大晚上的举了这么个吊胃口的例子。

沈炼拧着眉盯着房梁看了一会儿,反问他,“那你呢?”

“这不废话嘛,”裴纶没过脑子就给出了答案,“你想想我怎么能拒绝蹄膀。”

沈炼很想提醒他他们讨论的不是蹄膀,然而困意如山倒,他上班累了一天,比不得身边这位天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的爷精神好。他听着他的絮絮叨叨阖上了眼,临睡着之前就听见裴纶已经思维发散到了万三蹄的起源和做法。

“唉,可惜我就吃到过那么一回,那真是,正儿八经的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哎你明儿帮我捎个蹄膀回来吧,我打算自己研究研究,哎沈炼,哎——”裴纶见他半天不出声,抬头凑过去瞧了一眼,“哦你睡了。”



“那又怎么样,人家又不一定喜欢我。”

第一百二十八次卧谈会上,沈炼又一次消极应对了裴纶提出的恋爱问题。

“那你都没努力,你怎么知道人家一定不会喜欢你啊?”裴纶翻了个身盯着他问。

“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灯早就熄了,月光从半开着的窗里垂下来,冷冷清清的在沈炼的半张脸和半个身子上搭着。裴纶看见他问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有那么一种不加遮掩的好奇。

“有啊。”他一没忍住就说了实话。

沈炼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也转过身来,俩大男人睡一张床上面对面谈感情生活,当是真怪到不行。

“那她喜欢你吗?”沈炼问,干净透亮的眼睛里竟然多了一丝八卦的神采。

“应该是喜欢的吧,”裴纶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又转回平躺,语焉不详的敷衍着,生怕沈炼看不破他还摸了摸鼻子,“人救过我,就算不喜欢,应该也挺在意我的。”

裴纶笑起来特别憨厚,老农看玉米似的,让人无法把这张脸和那个阴狠毒辣的锦衣卫专业记仇二十年的裴大人联系起来。沈炼看他笑,自己也笑了,说那你去努力啊,你不努力怎么知道人家喜不喜欢你。

“得,我把我自己套里头了。”裴纶苦笑着说,“睡觉吧睡觉吧,明儿记得给我捎个蹄膀回来,早上忘了跟你说了。”



“其实我也有在意的人。”

第一百二十九次卧谈会上,沈炼进化了,他开始主动挑起恋爱话题了。

“哟,谁啊?”裴纶心情愉悦,一个鱼跃而起单手撑着脑袋饶有兴致的盘问上了,“谁家的小姐啊?叫啥?漂亮不?睡了吗?”

“下流。”沈炼翻他一个白眼,扭头瞧着窗外饼一样的月亮。

“哦对我忘了,沈大人作风清高得很,跟我们这种低俗小人有所不同,”裴纶见沈炼心情不错,言语上也欠揍了起来,“哎,那她喜欢你不?”

“她应该讨厌我。”

沈炼没回头,裴纶只能瞧见他嘴角抽动了一下,也不知是笑不是。

“我就说你这个人,太悲观,”裴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仿佛完全遗忘了昨天的会谈纪要,语重心长的就教育起了沈炼,“你这样女孩儿都不会喜欢的,一天到晚拉着个脸,嘴又不甜,戒心还重,人小姑娘躲你背后开个玩笑蒙你眼你八成能把人给剁了,你听我的,改改,你长这么好看,改改肯定能成。”

沈炼扭回头来看他,一侧的眉毛挑着,“但是没戒心的话,工作要怎么办,而且我真的不怎么会讲好听话。”

裴纶大手一挥,我教你啊。

“你还是先搞定你那个姑娘吧。”

沈炼说完就跟大仇得报似的,带着一脸得意扭头就睡,裴纶尴尬的手还在半空中停着,老凄凉了。



“那你看,咱俩同病相怜,一起讨论讨论给彼此出谋划策总可以吧?”

第一百三十次卧谈会上,裴纶放弃了对沈炼的再教育,转而求合作谋发展。

“可我只是想对她好,她怎么看我无所谓的。”沈炼皱着眉拒绝了他的提案,凑着月光发现棉被上有一处开线,心想明天得记着补一下,“咱俩又不一样,你八成只想着怎么跟人睡。”

“唉你不要对我抱有偏见,”裴纶心情沉痛,就一句话说错沈炼已经拿他当禽兽看待了,“这个睡,它是谈恋爱的一部分,你不要总是把它单独割裂出来看待。”

沈炼不屑于他的辩解,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哼声。

“不是,沈炼你怎么说也二十几大小伙子了吧,这种尺度都不能接受你怕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裴纶趁沈炼还没暴起抽他,一股脑把这几个月的疑惑都说了,“再说了你跟我这儿装什么纯啊,你的底我又不是没查过,动不动上人暖香阁一呆半宿,你不是去睡觉你难道是跟人姑娘盖棉被纯聊天啊?”

“你——”沈炼翻身按住他提拳就要揍,拳到脸边儿了想起来这还算是个病人,松了手咬牙切齿地威胁了一句“我的事你少管”也就算了。

“好好好我错了,”裴纶认怂一等一的快,嘴上示弱举手投降,然而脑子里还是没忍住闪过一个念头,“哎等会儿,你该不会真的是,跟人姑娘纯聊天去了吧。”

沈炼看着他那张憋笑憋的通红的脸硬是忍住了锤死他的冲动,躺回去往被窝里一卷气鼓鼓的睡了。

“哎你别睡啊,”裴纶不知死活的还伸手晃他,“哎沈炼,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沈大人被子一掀破口大骂,“你他妈闭嘴!”

得,还真是。

这一宿裴纶硬是活活笑醒了好几回。

评论(20)

热度(136)